香蜜沉沉烬如霜 第45集

More videos
   

香蜜沉沉烬如霜第45集剧情介绍

旭凤润玉暗中较量准备大战 润玉大婚利用锦觅杀死旭凤

旭凤表示绝对不会让锦觅嫁给润玉的,锦觅取下一缕青丝(情丝)给旭凤,并言道但愿伮心似我心,旭凤结果头发安慰锦觅,只是希望锦觅在三日后婚典仪式礼成之前忍耐着。

晚上,润玉布星辰排兵布阵预见事成,旭凤则弹箜篌,催八卦定乾坤收拾山河,扶危六界,兄弟俩已经暗中较量,你来我往定乱局。旭凤箜篌弦断,八卦圆满不明白为什么润玉丝毫没有胜算却依然要铤而走险,润玉最终发现布星之后胜算微乎其微,一旁的邝露询问润玉为什么明知没有胜算还要行事,润玉言道,明月背后的星宿不可掌控,却毁天灭地,这场豪赌他唯有孤注一掷。与此同时,旭凤也在揣测究竟润玉手中还有什么砝码。

旭凤来找润玉喝酒,想起幼时和润玉的快活无间,从小旭凤就是润玉的跟屁虫,也是最无忧无虑的日子,润玉却认为对于旭凤来说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对他而言只是噩梦而已,当时旭凤喝醉酒释放大火,润玉担心火烧到了旭凤用水浇灭了火,旭凤坐在地上哭泣,此时天后来到,以为润玉欺负了旭凤,怒将润玉关起来,润玉解释没人信,他也没有人护着,从那时候开始润玉就知道了他的处境,必须小心行走在天界。对这些旭凤毫不知情,因此也觉得很愧疚,旭凤表示他愿意将所有的东西都让给润玉,只要能平息润玉的内心,润玉却问旭凤是否包含锦觅,同时也告诉旭凤他什么都没有了,唯有锦觅,润玉表示他任何东西都可以失去,唯独锦觅不行,旭凤质问润玉难道就真的不在乎手足之情和父子亲情吗?润玉却表示他已经忍耐的太久了,唯有如此才会得到锦觅,旭凤告诉润玉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除了锦觅润玉什么都可以拿走,之后便离开,而润玉则不需要施舍。

旭凤刚走,彦佑就来到这里,润玉询问彦佑是否愿意陪他偶组明天的路,彦佑表示他不会陪着润玉走这条路,润玉劝说彦佑他懂得彦佑表面狂傲不羁,实际内心也惧怕失去,所以从不争取,彦佑坦言他今天之所以来就是告诉润玉他不会陪着润玉走下去的,并告诉润玉不要以为他了解别人,实际什么也不了解,恰恰最不了解的也就是他自己,临走前彦佑告诉润玉如果出事的话他会照顾鲤儿。

旭凤走到留梓之畔想到之前和锦觅的双修,也最终下定了决心。随后悄悄调动人马秘密控制了润玉的人马。

锦觅拜别长芳主和花界的各位芳主,穿上婚装准备赶往天界,月下仙人悄悄拉住了锦觅询问她就真的不后悔吗,旭凤可是把凤翎都给了她,锦觅却将凤翎递给月下仙人,要他代为还给旭凤。月下仙人陪着锦觅进入大殿,心里却为旭凤赶到难过。

润玉和锦觅大婚,新人上殿,所有人都齐聚大殿之上,天帝发现唯独少了旭凤,询问旭凤去哪里了,月下仙人慌忙解释或许是堵在了来观礼的路上,建议等一会,天帝却认为吉时已到,不必再等,命令开始行礼,润玉挥袖为天帝呈现星辉凝露一杯,感谢天帝的成全,天帝欣慰喝下,润玉则暗喜,月下仙人宣布行礼开始。一句且慢,旭凤此时来到阻止了行礼,一身戎装出现在婚礼现场,月下仙人大喜,认为和戏文写的一样,终究是真命天子来抢亲了。

旭凤走向前跟天帝行礼,燎原君也抓来了润玉的人,旭凤斥责润玉终究还是不听劝说而行动,润玉的人也慌忙告诉润玉他们来的时候就遭到了火神的伏击,此时太巳真人带人来到大殿,声称保护天帝,旭凤将锦觅落在自己的身后保护。润玉也承认了今天的行为,天帝大怒,要将润玉押往监牢,润玉却一连串指责了天帝的诸多不是,而旭凤也抢夺他的发妻,认为天界才是六界最肮脏的地方,天帝怒斥润玉,却忽然发现已经中毒,想起刚才喝下的润玉凝露有问题,月下仙人斥责润玉伤天害理,润玉却反问天帝当初杀兄夺位,杀死花神,欺辱龙鱼族,难道就不是伤天害理吗?他并不认为自己做的错,反而认为这就是天理轮回。他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不愧对母亲的生养之恩,此言一出却让锦觅想起了洛霖的惨死,旭凤却指责润玉天帝对他也有生养之恩,天帝命人将润玉拉下去,可是大殿上的人却没有一个动弹,太巳真人和隐雀则都率领众人跪下,大殿上的人都跪在润玉面前俯首称臣,拥护润玉,润玉命人拿下火神等人,旭凤将锦觅拉在身后,穗禾也加入了战斗,太巳真人带着人欲捉拿天帝,月下仙人拿出旭凤的凤翎护在了天帝前面,任何人都不能前往。

太巳真人偷袭旭凤,燎原君看到飞身过去挡住了剑,当场身亡,化作飞烟消失,旭凤大怒,周身冒着蓝色的火焰,眼睛里闪烁蓝色的光芒,直视润玉,润玉只告诉旭凤只希望来生只有他不再有旭凤,二人都施展各自的绝招终极对决。岂料锦觅看着旭凤的琉璃净火想起的是父母围在周围求救的声音,锦觅失控,悄悄走到旭凤的后面,正当旭凤全力发力的时候,只听一声匕首刺入身体的声音,天帝和月下仙人大惊失色,众人也都大惊失色,锦觅手执利刃刺入旭凤的身体,旭凤慢慢的转过头看着锦觅,锦觅的手上都是鲜血,眼睛里也都是泪水,旭凤问锦觅为什么,锦觅嘶喊指责旭凤杀了洛霖,杀了临秀,并怒将利刃拔出,天帝大叫旭凤的名字,锦觅的拳头紧紧的攥着,眼睛里含着愤怒的泪水,旭凤抓住锦觅的手询问她是否爱过他,锦觅却说从未,旭凤倒地不起,眼睛闭上,眼泪顺着眼角滑落,穗禾大叫旭凤,此时,锦觅的一缕发丝飞来,锦觅握住头发,原来当初赠送旭凤头发,是料定旭凤会将头发贴近他的内丹精元处,借此锦觅才能杀了旭凤,锦觅忽然跌倒在地,眼泪流下来。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