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烬如霜 第44集

More videos
   

香蜜沉沉烬如霜第44集剧情介绍

旭凤助卞城王洗脱冤枉 润玉锦觅三年后大婚在即

旭凤缓缓落下来到魔界,斥责固城王为定案就要草草处置卞城王有失公允,固城王却认为这是魔界的家事,责怪天界多管闲事。旭凤则认为魔界和天界一向互相影响,魔界不稳也会让天界深受其害,且魔尊之死事关重大,固城王并非魔尊却行事魔尊的权利处决卞城王,因此天帝才派遣他下来协助调查这件事,同时也告诉固城王如果对此不满,可以去和天帝理论一番,固城王知道不能得罪天界,只能答应旭凤的要求给他三天时间查明真相,三天之后如若未查明此时,天界也不得再干涉这件事。

随后,旭凤找了魔医询问当时查看魔尊的情况,得知中毒像是绛珠草的毒,而绛珠草最早生长在魔音谷之中,它所生长的地方寸草不生,鸟兽尽死,而且能毒害魔族之人,所以早在七万年前魔族就用天火将其焚烧除去,从此绝迹。暮辞想起七百年前药王离川想要重新培育绛珠草,后来被关进魔狱,出狱后就不知所踪,而这种草必须生活在极寒之地,因此旭凤开始安排寻找极寒之地。暮辞发现山腰有一处结界,温度比较低,可是他无法冲破特来找旭凤,旭凤带着去了魔界,打开结界一行人走进去,发现这里冰雪覆盖,却郁郁葱葱的长着绛珠草,怀疑正是离川所为,为了引出离川旭凤使用天火焚烧绛珠草,离川果然现身,气的拔起一颗绛珠草就扔向旭凤,旭凤躲开且一掌将离川打晕。

锦觅看完《仙凡奇情》有不明白的地方向月下仙人求教,锦觅知道神仙的内丹精元都是性命所在,为什么一个凡人戳破了狐仙的脚趾头,狐仙就会毙命,月下仙人告诉锦觅内丹精元事关神仙的性命,自然都会把自己的内丹精元藏在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书中的神仙则是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凡间的爱人,这样才导致了他的死去,锦觅若有所思,此时的锦觅对旭凤已经暗生疑心,加上润玉的挑拨就认定是旭凤所为,天帝也一直为旭凤隐瞒这件事不予追究,因此锦觅暗下决心要自己报仇,才会打听这些事情。

旭凤在离川的身上发现了瘟针,配合绛珠草的毒药才杀死了魔尊,而这个瘟针是在穷奇身上才有,穷奇现在关押天界,而在此之前都是有固城王看守,有瘟针不足为奇,固城王质问旭凤是不是怀疑他是凶手,旭凤认为只要离川醒来一问便知,固城王脱口而出一个疯子的话不足为信,旭凤追问固城王是否见过离川,固城王矢口否认,旭凤继续追问未曾见过如何知道就是疯子,固城王哑口无言,旭凤表示这件事他一定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旭凤离开以后,固城王命属下杀死离川,绝对不能让他开口,同时固城王打算去天界一趟。

暮辞忽然病发,鎏英去求旭凤救暮辞,暮辞要求旭凤悉数消灭他体内的尸解天蚕,即便剩余十年的寿命他也只是希望能做自己的主,即使成为凡人也愿意完全属于鎏英,而不是依靠别人活着,鎏英不舍,旭凤劝鎏英如果这是暮辞的心愿就应当成全他,鎏英无语,旭凤用琉璃净火为暮辞烧掉身上的尸解天蚕,旭凤劝鎏英好好珍惜剩下的日子,只要真心相爱,即使相伴只有朝夕,也是值得的,此时有人来报离川在牢中服用绛珠草死去。

固城王传话声称旭凤已经抓到了离川这个真凶,卞城王洗脱冤情,旭凤认为这件事和固城王脱不了关系,想要继续追查,此时,燎原君来找旭凤传达天帝的旨意,天帝知道旭凤已经抓到了离川这个凶手,即日起返回天界,旭凤很纳闷为什么他还没有上奏,天帝怎么就知道了。

旭凤离开以后,卞城王认为旭凤文韬武略以后如果做了天帝,必然万年安泰,只是现在的天帝心思深沉,总是制衡润玉和旭凤,还收了旭凤的兵权给润玉,以后究竟是谁的天下还未可知。

旭凤回去以后,告诉天帝固城王有很大的嫌疑,天帝却不要旭凤再追查这件事,他要的只是制衡魔界,如果卞城王一家独大对他也不利,同时为了安抚旭凤将兵权重新还给旭凤。

天帝找润玉询问润玉如何看待兵权还给旭凤的事情,润玉表面听话通情达理,称赞天帝做的对,实际则挑拨天帝疑心旭凤深得军心,天帝心存疑虑打算私底下去调查。随后,天帝告诉润玉过几天就是固城王做魔尊的日子,要润玉去魔界代为宣旨,润玉推脱魔界的事情一直都是旭凤在做,他不便插手,天帝却认为旭凤带兵打仗时候和固城王有嫌隙,润玉去会更加妥当。

润玉离开的时候太巳真人来到,太巳真人一直认为邝露喜欢润玉,且润玉此时也受天帝重视,希望有朝一日攀上润玉这个真龙,所以处处帮扶润玉,太巳真人向天帝回禀已经上了十二道封印,天地颔首。

旭凤来到花界找锦觅,却被长芳主拦住,长芳主转达锦觅的话三年之内不再见任何人,旭凤无奈只好离去。

三年期限到,锦觅跪在洛霖夫妇和梓粉的牌位前发誓,一定听从父亲的话绝对不做温室的花朵,也一定会要所有人知道究竟是谁杀了洛霖和临秀。

润玉来找锦觅陪伴她下棋,三日后就是两人成亲的日子,锦觅问润玉如果她的心是空的他还愿意和她成亲吗?润玉表示只要锦觅允许他站在她的身侧,将那个位置给他,他就一定会填满锦觅的心,锦觅低头不语。

天帝为了润玉的大婚特意体贴的上次了礼物,可是润玉却认为这个父爱来的太晚了,在润玉看来他始终都是天帝一夜风流而留下的孩子,虽然旭凤不需要任何阴谋诡计就可以获得所有人的喜爱,作为男人,天帝也是嫉妒的,可是作为父亲在天帝的心里始终疼爱旭凤,因此润玉认为这点父爱他也不稀罕,一丝也没有减少对天帝的仇恨,也绝对不会放弃他筹谋了三年的计划,命邝露去通知鸟族和天兵随时待命。

燎原君来禀报旭凤现在鸟族和天兵暗中集结,仿佛是要有大动作,旭凤认为润玉已经枕戈待旦了,燎原君询问旭凤是不是要提前做点什么,旭凤却犹豫不定。

旭凤来看锦觅,看到锦觅正在写一首相思的诗,询问锦觅究竟在思念谁,锦觅却并未回答。旭凤悠悠看着锦觅,略有伤感的说以为锦觅还不愿意见他,锦觅却说三年不见,她也想了很多,她还是相信洛霖不是旭凤杀的,旭凤却承认洛霖的事情的确和他有关,并抓住了锦觅的手,要她千万不要着急嫁给润玉,等到他忙完手里的事情再慢慢和锦觅细说,锦觅以为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默默的抽回手,心里的恨意升起,告诉旭凤她和润玉的婚约是天帝所定,她无法更改,且如果不嫁给润玉,到时候天帝势必会为难旭凤,旭凤的前途也未可知,旭凤却说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锦觅嫁给润玉的。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