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捉妖记 第36集

More videos
   

第36集:司伯秘密被揭穿 先予为爱担罪责

仁执在凌兮的精心呵护照料下总算醒了过来,身体无恙的仁执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间小小的屋院外竟游走着形形色色的魔族与妖精,大家仿佛彼此熟络,规规矩矩的在过生活。习惯了人魔殊途的教导,听惯了纲常伦理的仁执完全无法接受天然这所谓福禄城的规矩。凌兮也觉得需要给仁执些许时日去适应,短短数日,仁执便经历了看待自己成长的师叔是个奸恶的坏人,想要取他性命。醒来后又发现天然建了一座城,容纳着世界百川到此聚集,在此没有阶级划分,没有种族贵贱。

罂粟找到凌兮扬言给她治病,那在郁垒口中是不治之症,甚至愿意为凌兮卖命来缓解心中亏欠的炎毒在罂粟口中却成了不足挂齿的小毛病。罂粟一只蛊虫放入凌兮袖口,顷刻之间便啃吃了凌兮体内的炎毒。可作为陆冰的弟子,凌兮可没那么傻。她深知这就是绝症,天然和罂粟不过是为了自己与仁执能敞开心扉,轰轰烈烈爱一回。可她这片随时可能被风吹散的云如何敢靠近温暖和煦的如阳光一般的仁执。凌兮怕辜负了仁执一番痴情,更怕自己终到那一天畏惧了死亡。倒不如一切都洒脱些,爱或恨都终要随风飞散,自己这片云也迟早要消散的。

司仲太多次以庄先生名义混迹于天岚海阁,次次引发重大事变,不引司伯生疑是不可能了。何况司伯竟能纵容先予刺杀仁执,这份兄弟情义早就名存实亡,司仲决定除掉司伯。于是设计,偷走了司伯贴身圣物:观世镜。这镜子可穿越空间看到一切想要看到的景象。随后把镜子随手丢弃在众弟子修炼的大殿之上,让鹰隼等人看到。镜子里正在播放的是十七被吸食精魂的画面,虽看不见操作此非人禁术的人,却能明确看出是在阁主所住是暗香阁。

司仲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怂恿众人前去暗香阁一探究竟。另一头子墨得到庄先生的协助,将一枚符咒乘人不注意时贴在了暗香阁后门。先予一早听到了众人的议论,急忙回去禀告司伯。饶是经历大风大浪也波澜不惊的司伯着实的慌了,这秘密一旦泄露,自己地位不保,天岚海阁的声誉不保,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土崩瓦解。

先予看得出司伯的为难,而讨伐真相的众弟子此刻就在门外虎视眈眈。先予咬了咬牙,下了狠心,拔出短刀向司伯刺去。杨司伯知道,先予这是要一人担罪,造成吸食精魄提升法力,挟持阁主妄想称霸的假象。可怜先予对司伯一片赤诚之心不图回报的卖命,只为心底那点纯粹的不夹杂丝毫利益的爱恋,用情至深,司伯无以回报。

鹰隼用力破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景象却是先予杀红了眼,并挟持着司伯要众人后退。如此巨变确是是司仲未曾料到的。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策,可让司伯身败名裂,被激起的民怨杀死。却忽略了先予的爱竟如此刻骨铭心。先予认了所有罪责,束手就擒,更言辞激烈的挫伤众人,被鹰隼缉拿。

按照天岚海阁的规矩,偷学禁术,吸食精魄乃罪大恶极,需废除修炼数年的功力。先予为了保护司伯,心甘情愿。天台之上,先予誓死不肯说出幕后指使,笑对即将面临的残酷刑法。在百朽的抽取下,眉清目秀的先予顿时白了一头青丝,面容也瞬间变得苍白苍老。声嘶力竭的哭喊回荡在空旷的天台,司伯听在耳里,心中泛起丝丝涟漪。颓倒在地的先予在众人不设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跳起,口中念叨着要取司伯性命。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