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第30集

More videos
   

第30集 – 皇帝年少大梁朝局风起云涌 康王出兵北部边境酝酿大战

萧平旌回府时日不长便又要返回边境,长林王心中其实不舍,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并与萧平旌一同上朝。朝堂之上,长林王对内阁要撤销卫山,翠丰两营的决议很不满,询问皇帝为何要彻底重编。皇帝见长林王气恼,心下有紧张,询问长林王是不是不同意。荀白水连忙站出来宣称,新君登基撤销旧营早有先例,不值得驳回。然而长林王哪里看不出猫腻,那决议上分明是要撤销所有的高阶武臣,重分军户,整合兵员。与旧营换营号完全不同。荀白水随即发难称皇帝对长林王言听计从,如今不过是组建一只小小的羽林军而已。质问长林王有何不满。荀太后听建军之事已然开始商议,便从后殿进入朝阳大殿。长林王与荀白水各执一词在大殿之上相互驳斥,皇帝年幼,见自己的两位长辈争辩,不免有些慌张。此时太后来到了大殿之上,驳斥长林王。长林王淡然道后宫人员不该干政,但太后却有恃无恐指责长林王独断专行。皇帝年幼,都是长辈让他很是为难,而荀白水又趁机在一旁煽风点火,与太后一唱一和。太后故意怒道既然朝廷事事都听长林王的,就不必皇帝上朝了,群臣大可去长林王府议政。萧平旌听闻此言,怒不可遏,冲了上来质问太后朝堂本就该是畅所欲言之地,他这一冲出来可把太后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了皇帝身后。幸而长林王制止了萧平旌,以退为进,用了招缓兵之计,直言太后在大殿,便不适合议政,要带领群臣告退。太后见此情景,连忙装出一副可怜模样,离开了大殿。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太后上殿干政质问长林王)

下朝之后,荀飞盏来到长林王府,长林王怒气未消,荀飞盏劝长林王保重身体。不用把太后的话放在心上。他直言无端搬弄这些是非,其实根本就不是小皇帝的注意,皇帝年幼哪有什么主见,不过是太后和荀白水在针对长林王府而已。而另一边太后回到宫中,故意对皇帝曲解长林王的话语,称长林王意思是指皇帝没有决断的权力,还称长林王多说几次就会从奉旨辅政变成奉旨主政。此言一出,小皇帝立刻惊道此言太过诛心,他绝不相信。太后见此情景,便又摆出了一副可怜模样。让小皇帝一时生不起气来。

萧平旌离开京城回边境的路上绕路来了琅琊阁探望蒙浅雪和他新生的侄子。他问起林奚,蒙浅雪告诉他,林奚为出药典早早已经下山了。这会都不知道走到哪去了。萧平旌说起了心里话,当年萧平章在时他格外依靠大哥,如今他独自扛起了家国重担,难免身心疲惫,每当此时便分外想念萧平章。蒙浅雪告诉萧平旌,他大哥舍命救他只因兄弟情分,绝不是为了让他变成另一个萧平章,

萧平旌在琅琊阁中呆了数日,正要走时却收到了老阁主的锦囊,让他到了甘州再打开看内容。萧平旌回到北境,北境还算安稳,但大渝皇属军有一只三百人的队伍袭击了大梁边境莫南哨。梁军逐个反围,还生擒了一名参将。大渝参将六品,官阶不低,萧平旌来了兴趣,但其实梁军并没有审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这反常举动还是让萧平旌有所警惕。他和萧元启谈论起大渝皇属军新任统帅康王行动的目的,感觉到大渝近期将有大动作。明天他还是要去莫山看看。入夜,萧平旌打开琅琊阁主的锦囊,原来老阁主给他锦囊上记载着十月初一在北境即将发生一场日食。萧元启独自来到城墙之上,然而这一次墨淄侯却并没有再出现,萧平旌回边境之日,便是他离开之时。长林王还在为新编皇家羽林营的事忧心,其实新编旧编对他而言并无差别,而细节自有兵部中他信得过的人把关,他最担忧的是,那些数代恩养,把一个忠字刻在心底的老军户全部遣散,新募的兵再怎么训练又如何会把皇帝放在心里,毕竟羽林营要守卫的是帝都的大门。然而最终他还是同意了此事,撤销了卫山和翠丰两营,新编了东湖羽林,权当给皇帝练手。白水和太后志得意满,心情大好。荀白水说起荀飞盏虽然性格桀骜,但掌管禁军倒是可以放心。如今金陵守卫剔除了长林王府的影响,他自以为虽不能称高枕无忧却也在皇帝完全掌握朝堂之前稳住了京城的局面。但太后却并不满意,而是提起了萧平旌在北境军中的影响力,荀白水倒不在意,毕竟萧平旌目前的威望还差得太远。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照(老阁主送给萧平旌一个锦囊)

帝都,小皇帝在荀飞盏的陪同下站了良久,却迟迟不动,原来他不想上朝,他不想夹在太后和长林王之间,询问荀飞盏太后为何总是对东湖羽林之事心怀芥蒂,明明长林王已经放手了,她还是说个不停,惹得小皇帝心烦不已。荀飞盏让小皇帝回想先帝让他听长林王伯父教导的遗言,催促其上朝。小皇帝有了注意,便快步走向了朝堂。

萧平旌正带队巡视边防,却忽然听闻大渝使节的来访,便匆匆赶回了府衙,原来大渝康王覃凌硕提出了换俘虏的要求,还约他三日后相见。萧平旌得知此前曾有过这中先例,便决定欣然赴约,会一会大渝康王。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