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天下 第20集

More videos
   

第20集 – 葛戴有喜,东哥心中痛楚

 

东哥望着皇太极,彼此之间想要修成正果实在太难了!皇太极眼神异常坚定,他绝不会放弃!东哥心中一片迷茫,她不知道皇太极为何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倾国倾城的容貌吗?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要知道,自己可是别人眼中的老女人。皇太极不容东哥多问,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唇,在皇太极看来,自己的爱不建立在美貌的基础上,因为东哥就是独一无二的,值得去爱。听了这番深情款款的告白,东哥流下两行清泪,这一刻,就算用命去换,也是无怨无悔的。

大婚当晚热闹非凡,东哥作为新郎官的表姐,又是主婚人,热情爽快地招呼着宾客,一桌接着一桌去敬酒,喝得醉意朦胧,褚英很疑惑,东哥这是怎么了?阿巴亥语气讥讽,手下的奴才都风风光光地嫁了,自己能不着急么?褚英暴脾气藏不住心思,站起身来想说出自己对东哥的爱意,可东哥并不理会,代善在一旁温和地劝和。

东哥喝的酩酊大醉,闯到葛戴的新房里,参观着美丽的新房,她想起那些为了自己疯狂的男人,不由得冷笑起来,什么情情爱爱,他们不过是看上了自己身上背负的萨满的预言,有谁把自己当成过一个人来看?不过是弃之如履!葛戴费力地扶着东哥,努力想安抚她的情绪,可东哥临近崩溃,她喃喃自语,原来自己没有家,努尔哈赤的府邸不是家,葛戴的新房也不是家。

说着说着,东哥径直向后面倒下,幸好皇太极及时出现抱住了她,东哥哭诉自己的心好痛,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可怜,皇太极只好吩咐葛戴去拿醒酒汤,东哥仍在喋喋不休,自己非常讨厌东哥这个身份,更不想被别人当作可以利用的工具!皇太极眼中泛着泪光,吻住了东哥,不管发生什么,自己绝不会抛下东哥。听见这句话,东哥仿佛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瞬间安静下来,软软地瘫倒在皇太极怀里。

代善独自离开喜宴,阿巴亥追了出来,她心里很清楚,代善要走去哪儿,走向谁。代善仍是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阿巴亥努力想拉近和代善之间的距离,现在努尔哈赤和各位阿哥都在努力扩大势力,她不希望代善因为不相干的人断送掉前程!代善冷冷地拒绝了阿巴亥的示好,并表明与阿巴亥划清界限,如此伤人的言行,令阿巴亥心如刀割。

这晚,皇太极自然没有留宿在娥尔赫房中,娥尔赫大怒,日久天长,她发誓要和葛戴一争高低。东哥喝了醒酒汤,终于缓缓清醒过来,发现葛戴一直在守候着。两人谈及皇太极,葛戴一语中的,这么多年来,其实是皇太极一直在守护着东哥啊!这时,皇太极走进来,葛戴识趣地离开,留下他与东哥独处。

第二天,娥尔赫的婢女为了替主子出头,故意处处刁难葛戴的侍女,东哥得知这一切,便去见葛戴,却在屋外听见葛戴在伤心流泪,还吩咐下人不许将这些糟心的事情告知东哥,东哥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东哥下了很大决心向皇太极提出了一个建议,让皇太极和葛戴生个孩子!皇太极本想拒绝,但东哥句句在理,态度坚决,自己暂时不能给皇太极的,就让葛戴来代替吧。

努尔哈赤在政事上采用了褚英的建议,但却留下了代善,阿哥们都有些猜不透努尔哈赤的心思。另一边,皇太极和东哥在打情骂俏,谈到正经事,皇太极刚要开口,不料葛戴的侍女前来报告,葛戴有喜了!东哥呆若木鸡,心里空荡荡的,抽身而退,她独自在大雪里前行,心痛如绞,明明是自己让皇太极给葛戴一个孩子,如今自己为何这样痛楚?东哥多么希望自己就能埋在这大雪里,让前尘往事一笔勾销。就在她跪倒在雪地里痛哭时,代善的马车偶然经过,便将她带到车上。

东哥对代善的态度很是生疏,她故意提及济兰又给代善添了一个阿哥,这真是大喜,代善还以为东哥在吃醋,殊不知,东哥此时心里只有皇太极一人。各位阿哥和大臣消息都很灵通,给葛戴送来许多贺礼,葛戴只留下了一副画,将其余的礼物都收了起来。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