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赏 第9集

More videos
   

第9集 – 白娉婷情根深种楚北捷决意离开何侠

耀天称沿途处处受到大晋的礼遇,她愿以白兰的大礼回馈晋王的恩典,晋王为白兰备下酒宴替她接风洗尘。酒宴上晋王提到与白兰合作开发丝路让大晋的丝绸销往白兰,耀天公主沉吟后称此等有关社稷大事还是等她回白兰后再行商榷,晋王心中不快。

手下向晋王汇报,最近他们进出燕境的商队屡屡遭劫,损失惨重,人基本都死光了,仅存的活口都说都是凉军所为。

王后与耀天一见如故拉着她在自己宫里闲话家常,见到晋王前来王后让耀天将自己的难言之隐向晋王诉说,耀天称丝路关卡一事并非她不愿意合作,实在是凉王从中作梗。因为在丝路之上关卡为白凉所有,耀天早就想与大晋通商,可惜耀天在离开大凉时凉王曾经要胁过她不得私自和其他邻邦通商,而且必须和大凉一致提高关税,以白兰的兵力根本无法与大凉抗衡,所以今日在大殿之上才不敢答应通关一事。晋王冷哼道大凉域外之人,何足挂齿?他向公主承诺一个月内大晋必出兵大凉为公主解除后顾之忧,也为晋白两国打开通商之路。

白娉婷留下一封书信给何侠后决定离开,冬灼着急追问娉婷姐姐的去处,白娉婷说人要知进退,当日她计诱楚北捷是进了,如今也该退了。敬安王府的恩她也已经报了,从此她和敬安王府再无瓜葛。

冬灼带着白娉婷找到正在王爷和长公主坟前的何侠向他告别,何侠问她为何要离开,娉婷称她的离开对少爷、对王府、对她自己都好,少爷如今在做的事不能让她知道,她也不配知道,现在少爷对自己也是进退两难,既不能怠慢了她,从疑心的角度也不能对她松懈了。何侠讥讽这些都是白娉婷冠冕堂皇的理由,从她收下楚北捷的离魂剑那一刻起他就知道白娉婷人虽然在他这里,心却去了楚北捷那儿。何侠想不通自己和白娉婷十几年的感情却抵不过她和楚北捷短短几日的相处,白娉婷发誓自己不会去找楚北捷,也不会再见楚北捷,但她不能嫁给少爷,因为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楚北捷。她求少爷赐她一死,从此她就可以解脱了,何侠声嘶力竭地让白娉婷“滚”,他让白娉婷记住,她是敬安王府的叛徒,从此与王府恩断义绝。

何侠带着冬灼准备离开燕境,却再遇陆轲率部追杀,幸有贵将军率援军赶到,何侠与冬灼才算全身而退。

晋王设宴称有一件喜事要昭告诸臣,镇北王楚北捷亲去燕地说服燕王,以十五座铜矿换大晋五年止战合约,此乃国之大幸、苍生之福祉,镇北王立下大功。晋王并当场下令命楚北捷任三军统帅,加紧备战,准备出兵大凉,好好教训一下杀大晋同胞、夺大晋财物的域外之人,且白兰公主已答应替他们开辟通道,晋军从白兰通往大凉攻打畅通无阻。

几杯酒下肚晋王只觉头晕目眩、心胸郁闷,步履蹒跚着说要出去透透气,一出大殿晋王就迫不及待地取出金丹服下,楚北捷不放心追了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晋王让其不要将所见告诉他人。楚北捷将偷偷藏下的丹药拿去问王后是否知道此丹药的成分?王后说这是张尚书请一位吴姓道长特意为陛下定制的丹药,陛下服用后精神健康确实好了很多,也请霍太医看过都是一些滋补的成分。楚北捷担心地说自己今天看着陛下的身体似乎是大不如前了。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