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赏 第8集

More videos
   

第8集 – 白娉婷开始怀疑何侠瞒着自己和异族勾结

晋王称白娉婷不过是个卑贱的侍女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张贵妃感慨镇北王为了她不惜违抗皇命,一个女人无论身份贵贱地位高低,有人如此真心以待怎么不教人羡慕?晋王好笑,张贵妃说来说去还是埋怨他没有护着她,谁让她不痛快自己就杀了谁,随即他下令传内廷禁卫军首领,让他即将查找白娉婷的下落,找到之后无须汇报格杀勿论。

白娉婷虽然选择跟何侠离开,但这一路上她在马车里睡睡醒醒、浑浑噩噩,满心想的都是楚北捷,甚至开始做起噩梦,她和楚北捷相拥着被晋王的部队乱箭射死。

何侠安排白娉婷栖身敬安王府的别院,白娉婷看着这个当年经她之手买下的院落心存疑虑,按理说这处房产在王府的官账之上,应该早已被查封才对,问及侍女则一问三不知。

入夜,白娉婷开始在别院里四处查看,试图自己查找真相,她来到一间库房,里面堆满了贴着“建业织造”封条的箱子,正想打开查看,突然何侠露面了,几句寒暄之下避重就轻地把话题扯开了,白娉婷只得暂时放下心中疑惑。

何侠将楚北捷的左佩剑“离魂剑”交给白娉婷保管,说他真的该感谢白娉婷替他离间了司马弘和楚北捷。白娉婷不知何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惶恐地下跪求少爷责罚,何侠称自己誓报父母之仇,只问白娉婷能不能不离不弃一直跟随自己,白娉婷说自己从小在敬安王府长大,承蒙王爷公主像亲生女儿般对待,只要少爷不嫌弃,她愿意永远追随。何侠再问若他要她杀了楚北捷能不能照做?白娉婷不禁语塞,无言以对。

何侠令冬灼赶紧将库房中的箱子天亮之前全部清空,因为娉婷已经开始起疑心了。

燕王得到消息,燕国的十五座铜矿一夜之间被插上了晋的大旗,守矿的骑兵被人脱光了衣服,绑在了旗杆上,燕王大怒让下人即将去查到底是谁干的,楚北捷及时现身让燕王不必再查。燕王怒道自己的十五座铜矿是用来交换白娉婷的,如今晋王却出而反而,楚北捷说自己愿与白娉婷达成协议,晋军五年不犯大燕,五年时间让燕王坐稳王位、扩充军备,这现实的利益燕王可满意?如果大晋履约,燕王达到目的,这十五座铜矿自然就应该是大晋的了。

白娉婷直接问冬灼昨晚和少爷去了哪里?看着冬灼欲言又止的样子,白娉婷问他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那就换个问题,为什么要和少爷假扮凉军?冬灼冲口问白娉婷是怎么知道的,一下就露了馅。娉婷说院子里的士兵根本不像燕人,听口音倒像是白兰人,还有那库房里堆的应该是大晋的官商货品,她问冬灼他们到底想干嘛?冬灼被追问得张口结舌,仓皇逃了出来。何侠告诉冬灼他的娉婷姐姐已经不再是敬安王府的白娉婷了,她的心已经到了别的地方。

白兰耀天公主来到晋国求见晋王,贵将军被晋军拦下,称觐见陛下须得卸下兵器,耀天开口求情称白兰军法规定,军人在外兵器不得离身。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