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赏 第11集

More videos
   

第11集 – 白娉婷为助好友再与楚北捷对抗

阳凤忆起儿时在燕王宫和娉婷认识时的情景,当时自己在宫里学琴,娉婷作为敬安王府的侍女常跟着少爷一起进宫,每次娉婷进宫总给阳凤带好吃的,但她一直不明白娉婷对自己那么好是因为自己长得可爱吗?娉婷笑着说其实自己是想让阳凤教她弹琴,拜师总得送点见面礼吧。两人说笑着边吃边聊,此时侍女进来将上将军的来信交给阳凤,阳凤借口肚子吃撑了得回房躺会,拿起信就想离开,她的异常又岂能瞒得过聪慧过人的白娉婷,她拦住阳凤问凉王急召上将军入宫是否因为晋军来袭?为什么要瞒着自己?是因为上将军的对手是楚北捷吗?她急着追问战况,阳凤则反问白娉婷如果开战,楚北捷和上将军则尹谁会赢?她瞒着白娉婷就是不想让她把自己搭进去,无论谁赢都会令白娉婷为难。

则尹急报凉王称晋军已直冲凉国都城堪布而来,则尹誓与堪布共存亡,全力保住都城外的最后一道防线。

将军府魏霆请女姑娘劝劝夫人,将军三天没有来信,夫人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日日焦灼地守候在将军府外,如此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此时快马送来了将军的消息,没想到阳凤展开信件一看就晕了过去,白娉婷展开被揉皱的信纸上面赫然是则尹的亲笔“若我战死,卿当另嫁”。白娉婷从脉象上得知阳凤已经有了身孕,她看着阳凤痛不欲生的样子,决定亲自去找凉王,帮则尹打赢这一仗,她不想让阳凤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白娉婷求见凉王请赐兵符自愿前往堪布与上将军一起守城,凉王听说娉婷就是那个与楚北捷订下五年不犯燕地之人决定暂信这个异国女人,但白娉婷提出三个条件,一不准打探她的来历,二如果大晋败退,她要立刻抽身,三要给她调动三军的指挥权。白娉婷的对策就是向晋王下毒,她有一方子能迷人十日不醒,任何方法在事先都无法检查,她请凉王派快马将毒药送到晋宫混入司马弘的饮食之中,只要在马马弘晕倒的同时把晋王宫内乱的消息传出去,楚北捷得到消息定会立即退兵回建康城安内乱。

白娉婷来到军中告诉则尹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拖延时间,能多拖延一天就多一天的希望,则尹说以楚北捷的功力若是强攻他们拖延的时间不会长,但若是令他主动出兵,堪布城必破,故白娉婷提议必须由他们主动出击。白娉婷授意则尹亲自对阵楚北捷,若不敌千万不可恋战,楚北捷见凉军撤退必会乘胜追击,凉军则可将晋军带入附近的百里茂林,晋军不熟悉地形,进了荆棘丛生、枝叶缠绕的茂林就会阵形大乱,但凉军的战马身型矮小、四蹄有力,在这样的环境中优势顿显,凉军未必不能反败为胜。果然按照白娉婷的计谋则尹打了一场大胜仗,凉军顿时士气大振。

楚北捷虽然吃了败仗,但得知白娉婷是被则尹所救,而且正在军中担任女主帅与他对阵,他的心情也明亮了起来,觉得后面的仗变得有意思起来。

则尹和白娉婷谈起晋军出兵的原因,白娉婷想起那时在敬安王府别院里看到的那些贴着“建业织造”封条的箱子。

耀天就要回到白兰王宫,她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心中不免担忧,何侠看出了这一点,他说公主的担心他也同样有,提议他们不如做对方的知心人,互相倾诉心事。何侠说如今晋凉已经开战,对白兰最好的结局就是两国都输,他和耀天相约在入朝之前他要为她备下一份厚礼,他提议公主回国后外不可攻、内不可乱,应在一个“守”字上下功夫,守住她的江山、守住她的百姓、守住她自己。

张贵妃和父亲密谋借刀杀人之计,张贵妃因之前对楚北捷拉拢不成反被羞辱,如今决定还报于楚北捷之身。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