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 第28集

More videos
   

如懿传第28集剧情介绍

阿箬立冬家宴骤然封嫔 海兰再遭陷害胃口大开

苏绿筠要去看如懿,嘉嫔来到这里生产是刚从翊坤宫过来,碰到皇上从里面出来,说是娴妃要休息不许打扰,所以她就转头来找了苏绿筠,苏绿筠只好请了嘉嫔入内,嘉嫔故意挑拨苏绿筠当心娴妃回来再将永璜要回去,还故意装好人认为永璜已经到了指婚的年纪,得选一个好亲事找个好靠山,苏绿筠面露担忧之色。

海兰着急的跑来要见如懿,恰好如懿穿戴好了也要去看她,海兰还是心理为如懿担心,担心她在冷宫中毒的事情,自责自己没有用,居然让如懿中毒,并口口声声的要将这件事查清楚,如懿看了一眼叶心,海兰立刻明白要叶心出去,如懿附在了海兰的耳畔告诉他这是她以身犯险而已,如懿询问海兰中毒是怎么回事,海兰也如实告诉如懿她也是一样的,只是为了帮如懿出宫,如懿感动自不在话下,可是也担心海兰腹中的孩子,她也知道正是因为海兰的举动,才让所有人都认为如懿就是冤枉的,太后也不好说什么自然准了皇上放如懿出来。

海兰悄悄给如懿看了她身上的妊娠纹,这些纹路触目惊心,海兰认为她这样的话也算是恩宠到头了,海兰分析现在的局势,基本位分高的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苏绿筠一定也不会将大阿哥还回来的,因此如懿身边必须有自己的孩子,等到她的孩子出生就是如懿的孩子,如懿有些哽咽,觉得海兰怀胎不容易,海兰拉着如懿的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声称二人除了没有血缘关系和姐妹一样,不分彼此,如懿发誓一定会将孩子视为己出,二姐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如懿去看太后,太后却早就看出如懿是自己给自己下毒,让皇上猜忌贵妃、阿箬甚至皇后,但是也认为都是她们自己做过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害死如懿,一把火才将如懿烧出来的,如懿坦然承认了,当太后问起如懿下一步的打算时候,如懿表示了愿意跟随太后,太后自然心满意足。

当所有人给皇后请安的时候,皇后自然要大度叮嘱一番,说了些娴妃委屈之类的话,并且还提醒了阿箬现在也是嫔妃以后娴妃也要和她好好相处,另外也介绍了意欢,现如今意欢已经晋升为嫔了,皇后忽然发现如懿手上的手镯并未带着,于是主动询问,如懿心头一阵刺痛,但是表面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声称是因为金丝松散了,拿去修复了,皇后叮嘱那是潜邸姐妹的情义还是常带的好,如懿称是,贵妃则显摆她一直记得荣宠始终戴着,如懿不自觉露出一丝冷笑。

苏绿筠故意试探如懿要把永璜还给如懿抚养,如懿却表示永璜在苏绿筠这里养的也很好,还是继续留下的好,苏绿筠大喜,和如懿的隔阂一扫而空。

如懿回来好几天了,皇上每日都来看望如懿,可是从未留宿,也从未翻过如懿的牌子,海兰有些摸不清皇上的心思,如懿认为她和皇上日久生疏,加上心结未解,不在一处倒也自在,海兰也知道如懿心里因为冤屈未洗清而存在隔阂,也就不再说什么,同时也告诉如懿明天的立冬家宴合宫的人都会见到如懿,就看皇后和阿箬如何表现了。

立冬家宴,各宫嫔妃都包了饺子送来,现场也是热闹非常,只有如懿表示她不会包饺子,因此送上来特制的醋,皇上却说虽然醋不是最要紧的,可也是必不可少的,皇后也趁机说难怪皇上如此挂怀娴妃,如懿却意有所指的说皇后和皇上一体,自然也是日夜挂怀的,相比阿箬也是日夜挂怀的,现如今大家都知道阿箬已经晋升为贵人了,可是如懿还是直呼阿箬的名字,明显还将阿箬视为她的下人,嘉嫔则告诉娴妃现在阿箬是贵人了,可是看到阿箬穿上贵人的衣服,还总是想起以前阿箬伺候如懿的样子,如懿则解释从前叫惯了一时改不了口,阿箬心里恨的紧,倒了一杯酒喝下去,皇上则淡淡的说阿箬是如懿的旧仆,现如今娴妃回来阿箬应该为娴妃开心才是,两人应该喝一杯,如懿大方举杯,阿箬也不得不喝下去,皇上则以娴妃出宫开心为由骤然封了阿箬嫔位,众人皆惊,皇后则认为嫔位尊贵,是一宫主位,不是家世显赫就是受宠多年活着生下皇子才可以的,嘉嫔也有些不满,认为以后一个宫里有两个主位,该怎么称呼才好,皇上则表示嘉嫔永远都是一宫主位,为了表示尊卑有别,阿箬的册封礼就算了,众人都不说话,一时间都安静下来,也猜不透皇上的心思。

散了家宴之后,阿箬前先一步超过嘉嫔往前走,嘉嫔厉声叫住了阿箬,呵斥她居然敢不分尊卑胆敢走到她的前面去,阿箬却反口质问嘉嫔同样都是嫔位,凭什么就不能走到前面,凭什么见到嘉嫔就该行礼,嘉嫔斥责阿箬胆敢跟她叫板,她是四阿哥的生母是嫔位之首,并提醒阿箬记得自己是如何爬上了龙床,一旁的嘉嫔侍女丽心则也跟着讽刺阿箬是出卖了娴妃才爬到了今天的位置,现如今娴妃出冷宫,而阿箬被皇上封赏为嫔位,都是看在了娴妃出冷宫的喜事上,而阿箬当初是指认了娴妃谋害皇嗣被抓进去的,现如今却因为娴妃被封,简直就是打在阿箬脸上最响亮的一记耳光。阿箬气的手直哆嗦,上前就打了丽心一巴掌。嘉嫔金玉研却笑脸盈盈的要丽心好好受着这一巴掌,奴婢打奴婢,一家人打一家人,也要丽心好好学学阿箬是如何爬上皇上龙床的,有了今天的荣宠,丽心捂着脸,狠狠的说即使打死她也学不来阿箬出卖主子寻求荣华富贵的样子,气的阿箬还要打丽心,却被如懿一巴掌打在脸上,并警告阿箬即使坐上了嫔位也改不了奴才的贱样,之后带着丽心一摇一摆的扬长而去。

这一切则都被刚从长街走来的海兰和如懿看到,只见阿箬看着嘉嫔和侍女离去的背影哭了出来,声称不管她的位分如何,在别人的眼中她永远都只是一个贱婢。

海兰和如懿回去宫里,如懿认为荣华富贵都是阿箬自己求来的,不管如何受罪也得自己受着,海兰则认为这些年虽然阿箬得宠,可是也都不被大家待见。海兰不由自主的又拿起吃的来,如懿提醒海兰不能再吃了,肚子大的吓人,可是海兰就是觉得饿,此时江与彬来到如懿慌忙要江与彬给海兰看看,江与彬把脉认为胎儿很好,海兰身体也好胃口也好,正在安心之际,侍女端来了安胎药,江与彬闻出药的气味不对,立刻检查了药渣,发现里面多了一个开胃的药,这让海兰不停的吃东西,到时候孩子过大,生孩子的时候海兰就一定要吃苦头了,海兰落泪,要江与彬查清楚这件事。

皇上看着面前跪着的阿箬,询问阿箬是否知道这些年为什么他不碰她,阿箬摇头,皇上告诉阿箬就是要提醒她人前人后都不要失了分寸,不要忘了她就是娴妃的奴婢,是他的奴婢,阿箬恐惧且难过默默的走下龙床,跪在地上帮皇上脱掉鞋子,皇上看到阿箬脸上红色的印记询问是被谁打的,阿箬低低的说是皇上宠爱,嘉嫔看不过就打了她,皇上却轻蔑的一瞥,声称没有奴才是不会挨打的,打就打了吧,阿箬看到冷若冰霜的皇上,轻声试探的问为什么皇上要如此对待她,是否是要为娴妃出气,皇上却说娴妃的气她自然自己会找阿箬出的,并冷眼看着阿箬,眼神中射出一道寒光让阿箬浑身颤栗,皇上问阿箬当年是谁指使她那么做的,阿箬不敢去看皇上,低下头怯怯的回答无人指使,皇上只是轻轻哦了一声,便要阿箬继续跪着,他则躺下睡觉,门外的李玉听到房中的对话偷偷的笑了。

阿箬一直跪在龙床前侍寝,时辰到了李玉命人进去抬了阿箬回去。阿箬回到住处发现屋里的陈设还是按照贵人的东西摆设,因此也知道就是要她担一个虚名罢了,气愤难平的阿箬拼命的砸东西,侍女看到阿箬要摔坏皇上亲自赏赐的东西,侍女慌忙拦住了阿箬,全阿箬不要伤了皇上和她的情分,阿箬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声称什么恩宠,都只不过是要作践她而已。

阿箬的侍女来向贵妃汇报最近阿箬的事情,认为阿箬脾气是越来越大,越来越烦躁了,有点怀疑阿箬是否真的受宠,贵妃认为如果真的得宠就不会在家宴的时候一句一个主仆的称呼阿箬了,并要侍女回去继续盯着阿箬。

贵妃也担心皇上真的翻查当年的事情,于是打算实在不行就把阿箬顶出去。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