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 第36集

More videos
   

第36集 – 贺言被迫与白雪结婚 朵朵远走天涯

白宇找到贺言,他说白家可以放弃对赌,但条件是贺言要和白雪结婚,搞一个盛大的婚礼。原来白雪出国后过得并不幸福,所谓的婚姻也是一个维持不到十天的荒唐婚姻,白宇认为这一切都是贺言造成的,因此他才处心积虑安排了这个对赌,他们白家要的是脸面,他也要白雪能够得偿所愿。白宇给了贺言三天的考虑时间,如果拒绝,他就会起诉华钥。

华钥现在是内忧外患,外部有白宇咄咄逼人,而内部却是叶长江一直在捣鬼,陆一明是帮凶,叶长江觊觎贺家和叶家的财产,联合了陆一明一起谋夺。陆一明一开始是自愿的,可是现在的他很愧疚,贺文华入狱了,叶琳娜病倒了,为了谋财,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这时,家里一个电话打来,陆一明的妈妈去世了。

朵朵发现贺言似乎在躲着她,她便来华钥找人,可整个公司都空无一人,只看到了叶聪,叶聪得知叶琳娜在急救,朵朵立马赶去医院,直到这时她才知道贺言遇到了多么大的难题。她发短信给贺言安慰,告诉他无论什么事,她都会和他一起承担。

贺文华被判刑七年,贺言去监狱看他,他承担了所有责任,身陷囹圄还不忘鼓励贺言,离开监狱后贺言立马去了医院,叶琳娜仍在急救室。陆一明也在医院,由于愧疚他对贺言说了实话,贺言很生气,他不理解舅舅和陆一明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未免也太绝情,可是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就是振作起来打败他们。

贺言找到朵朵,告诉她叶琳娜签了要命的对赌合同,所以他决定和朵朵分手,他要救妈妈的命,还要娶白雪。朵朵问他内情,他却不想说,他想不如就让朵朵恨他吧。这时白雪来了,她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朵朵,然后高傲的挽着贺言的走了。朵朵呼喊着贺言,他停下了脚步,却不敢回头,因为一旦回头,他就不会再有决心离开朵朵。花朵朵眼睁睁的看着贺言走了,她一个人在路上痛哭流涕,为什么他们俩相爱就这么难?几天后,贺言和白雪举行婚礼,贺言憔悴黯然,与此同时,朵朵准备出国,离开这个承载了太多伤心事的城市。

几年后,朵朵成了北上广最火购物平台朵朵网的创始人,朱莉是她的合作人,这次也是她邀请朵朵回北京出任首席执行官的。而贺言重新做起了他最爱的游戏公司。花风和女朋友接朵朵回来,暂时和他们住一起,书桌上摆着一排葫芦娃,朵朵突然想起了什么,自顾自的笑了。

如今贺文华已经出狱了,他不再从事房地产工作,而是隐居郊外种地,过着悠哉的农家生活。叶琳娜有事没事就会出城来看他,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表姐简丹留在了伦敦,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儿,就连花风都准备结婚了,短短几年,物是人非。

贺言工作的重心是游戏公司,今天是他和白雪结婚五周年的日子,可直到深夜他也不回家。实际上贺言依旧不能释怀这段婚姻,五年了,白宇似乎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可他还是责怪贺言。今天白家父母来看白雪,所以白宇一定要把贺言带回去,白母还是一如既往的娇惯女儿,白雪倒一直替贺言说话,说自己过得幸福。一大家子人吵吵闹闹,这时贺言回来了,他冷冰冰的问了好,因为他始终不喜欢白母,或者说他对白家的人都心存着怨恨,毕竟是他们毁了自己和朵朵的幸福。

这些年朵朵一直是一个人,朱莉劝她找个身边人,朵朵虽然说自己放下了,可仍旧不想展开一段新恋情。

晚宴上,贺言一直沉着脸色,白母则有些不高兴。晚上,白雪喝醉了,又纠缠着贺言,贺言不想和她多话,便说自己要工作。神经质的白雪抢过电脑就要往地上砸,贺言甩手离去。原来这五年他们就是这样度过的,白雪始终得不到贺言的心,而她却执迷不悟,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叶琳娜带着贺言去郊外看望贺文华,一家人其乐融融,虽没了往日的富贵,但是关系却更亲密。与此同时,朵朵的公司被另一个小公司碰瓷,法院竟然还立案了。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