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 第33集

More videos
   

第33集 – 贺文华跌落山崖 朵朵贺言嫌隙渐生

叶琳娜有些埋怨花朵朵,朵朵说贺言需要独立,如果他连按时吃药都做不到的话,何谈经营公司呢?叶琳娜还是不太高兴,她也以为朵朵想离开贺言,朵朵没想到她会这样想自己,她只好解释说就是因为不想离开贺言,所以才离开公司的,如果她和贺言再这样强行绑在一起,两个人都不会开心的。

梦蝶找了几家民营企业出资金投资盈科,但是提了几个苛刻的条件。贺文华觉得不靠谱,他问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事先和公司汇报?那些民营企业想派人入驻盈科是什么意思?梦蝶也不再隐瞒,她说她争取贷款的前提就是想让公司高层大换血,此时此刻,贺文华终于明白了梦蝶的狼子野心,她这是想夺权。贺文华暴怒,不同意那几家民营企业的投资。

朵朵细心的替贺言制定了一个时间表,托叶琳娜交给贺言。叶琳娜挺理解朵朵的,她告诉贺言朵朵没有外心,让他不要想多了。贺言总觉得是自己没时间陪她才惹她生气的,因此打算忙完这一阵就和她度假去。

贺文华对梦蝶失望至极,想架空梦蝶在公司的权利,可如今已经力不从心。梦蝶突然问他之前和华钥竞标的事,她一直觉得自己最后的失败是叶琳娜和贺言暗中捣鬼,贺文华也参与其中,因此从那时起,她便与贺文华离心离德了。她的话尖酸刻薄,把贺文华气得心脏疼,只后悔自己养虎为患。

贺文华觉得事态严重,因此约叶琳娜明天上午在西山老地方会面,那西山是他们年轻时约会的地方。与此同时,贺言出院了,可朵朵没有来接他。第二天一早,贺文华就独自登上了西山,没想到竟在山顶遇到了梦蝶。这时,叶琳娜也开车出发去赴约了。

梦蝶拿出一叠照片,竟是偷拍的叶琳娜和贺言,她指着照片说就是因为贺文华和叶琳娜串通给老金行贿,她才会输了竞标,而夹在中间的方明已经被逼成了精神病。梦蝶口口声声说是叶琳娜害的,贺文华听不得她的污言秽语转身离开,可梦蝶却拉着他推推搡搡,一不小心将贺文华推落山崖。当时,梦蝶也慌了,她打电话给120,可是由于山间信号不好没有打通,她越想越怕,竟落荒而逃。下山时与叶琳娜的车迎面相遇,但是叶琳娜并没有在意。

叶琳娜到了西山,没有找到贺文华,她听到山崖下有手机铃声,因此喊了几声,这几声唤醒了贺文华,看着重伤的贺文华,叶琳娜吓得魂不附体,赶忙叫来救护车急救,经过抢救,贺文华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却有受了很重的伤。

朵朵去拜访设计师张二乱,他在市区有一家小小的画室。这张二乱很是自来熟,一见面就让朵朵当他的合伙人。两人一开始聊的还挺开心,可是朵朵却发现了他竟然有自己的档案,以为他居心不良准备离开,这时张二乱才说出实情,原来他是葛天的表弟,也是葛天推荐朵朵给他的。与此同时,华钥公司里,陆一明整理了一些可合作的公司推荐给贺言,贺言一眼看中了美国的无极限公司,想与他们合作。因此他决定去美国与这个公司面谈,由叶琳娜陪同。

张二乱说自己本想找葛天合作,但是葛天却推荐朵朵,还把朵朵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正说着,葛天就来了,他替张二乱说话,希望朵朵帮帮他。朵朵其实很喜欢张二乱这样的年轻时,又有葛天的推荐,因此她同意合作了。葛天和朵朵边走边聊,他说自己还是想和小琨在一起。可这一幕偏偏又被叶聪看见了,她拍下照片发给了贺言,贺言看到了醋意大发,他不停的打电话给朵朵,可朵朵正好也在打给他,因此两人都没有接通。

几天后,葛天陪小琨试婚纱,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小琨,他仿佛看到了朵朵,他心里终究是忘不了朵朵。葛天去车上等小琨,竟看到陆一明和正哥一起出现,他起了疑心,便跟过去看看。正好看到曾经华钥员工在给正哥当司机,他便进去搭话,那司机也认识葛天,两人很快就聊了起来。葛天问陆一明怎么和正哥在一起了?那司机知道的也不多,只说他们都是梦蝶介绍过来的。突然他接到陆一明的电话,似乎有了什么任务,急匆匆的办事去了。葛天立马驱车跟踪。

贺言找到朵朵,他脸色阴沉,说自己明天去美国,在此之前想和朵朵谈谈。朵朵上了车,还没说什么,贺言就开始抱怨,说现在公司危机重重,可朵朵的行为却越来越反常,让他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工作。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