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第51集

More videos
   

第51集 – 藿璇顾欢成亲 容止被囚禁于府

天机阁联合拓跋昀,决意将大魏朝堂分而化之,各个击破。与此同时,拓跋弘以为拓跋昀死在火中,打算厚葬他,但是大臣们纷纷上折子反对,这让拓跋弘烦恼不已。正好这时红袖过来给他送补品,得知了拓跋弘的烦恼,红袖说他是天子,天子本就可以随心所欲。听此一言,拓跋弘好像突然想通了,对,他是天子,他想怎样就怎样。

摄政王府中,楚玉在相信天如镜还是相信容止之间纠结不已,她一方面不想相信天如镜的话,另一方面又不敢彻底相信容止,她现在都不敢见容止了。楚玉回忆了她嫁给容止以后的点点滴滴,头疼不已,一把将桌上的毒药瓶挥落,只是那瓶子异常坚固,就算是摔在地上也没有任何损伤。

朝堂上,拓跋弘提出要厚葬拓跋昀,容止等一些大臣出言反对,讨了个没趣。下朝后,容止还想再去劝谏,拓跋弘身边的潘公公拦住了他,告诉他拓跋弘现在只信红袖的话,康王的事还是别再提了。正好这时红袖过来,言谈间,容止发现红袖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真是小看她了。

当夜,潘公公被人发现溺死在湖里,红袖得到消息,微微一笑,这潘公公多嘴多舌坏她好事,必死无疑。潘公公是拓跋弘身边的红人,他死了,拓跋弘彻查整个皇宫,在潘公公屋内搜到一封密信,表明潘公公是容止安插在他身边的人,拓跋弘大怒,红袖这时候进来劝拓跋弘将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潘公公死了对容止很不利,但是容止现在担心楚玉的状态,根本无心政事。

晚上,容止在前厅设宴,请楚玉一起吃饭。只是楚玉私自叫了月牙过来,容止大发雷霆,他有心求和,不知楚玉为什么这样做。楚玉的脸色比容止的好不到哪里去,她问容止这一生有没有因为欺骗别人而后悔过,容止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但是他回答没有。楚玉对他彻底失望了。宴后,月牙忍不住去质问楚玉为什么那样对容止,明明容止对她那样好。楚玉冷笑不已,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场联姻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阴谋,她也不想知道了,这里让她心寒,她要离开这里,离开容止。

凤囚凰剧照(楚玉对容止失望)

次日,朝堂上,拓跋弘非要以亲王之礼下葬拓跋昀,还逼百官必须为拓跋昀穿丧服,拓跋昀是个乱臣贼子,拓跋弘这样做根本不合礼法。容止知道拓跋弘这样只是为了他自己安心而已,但是容止坚决不配合。这个做法彻底惹怒了拓跋弘,他下令将容止囚于摄政王府,没有圣旨不得出府。

拓跋弘的头疼之症越来越严重,红袖特意为此请了很多民间大夫,跟他们学习了缓解之法,红袖在热水中泡了药材,热手后给拓跋弘按摩头部,果然缓解了他的头痛,对于红袖的用心,拓跋弘很是感动。拓跋弘早就知道彭戈拿不到藿璇的人头,彭戈回来后,他命令彭戈带着圣旨即刻前往藿家军中接手藿家军,还说藿璇犯上作乱,拓跋弘宽容饶了她一命,以此博得藿家军的好感。

拓跋弘为了百官替容止求情之事大发脾气,红袖委婉地劝他不要为了拓跋昀与容止舅侄失和,拓跋弘听后更加生气,在拓跋弘看来,容止现在是恃宠而骄了,红袖趁机挑唆,说这是养虎为患,迟早会为虎所伤。容止失宠的消息传到拓跋昀耳朵里,拓跋昀终于松了一口气,容止也有今天。

容止想到楚玉决绝的话,她说他为了达到目的随意践踏别人的心,这样的指责和误会让容止愤怒不已。月牙过来献殷勤,她主动说出自己是红袖的人,以此来向容止示好。只是容止并不需要,他只想要一颗真心,月牙给不了。月牙在容止那里受了气,她知道容止对楚玉有心,只要楚玉不离开,她永远没有机会让容止接纳她,之前楚玉想要月牙帮她离开,那时月牙胆小怕事,现在她答应了。次日一早,月牙就拿着红袖的信物进宫去了。

月牙回府后,被沈遇拦下。沈遇早上是看着月牙出府的,她出府一天,很是可疑。沈遇让月牙把藏在怀中的药包交出来,月牙说这是治疗女眷月事的药,沈遇虽然不信,但碍于月牙的身份,他也没有办法强迫她。另一边,拓跋弘已经三天没有上朝了,他歇在红袖殿中,百官在殿外纷纷要求见驾,都被红袖赶了回去。如今大魏朝堂岌岌可危,但是容止无心顾及,楚玉要见他,他很开心。沈遇对容止现在的状态很是着急。

安静悠然的山中,藿璇看到院中精致的菜肴,返回屋中,看到顾欢精心准备的皮影戏,惊喜远远不止这个,掀了幕帘后,藿璇看到了自己曾经丢在顾欢医馆的珠钗,没想他一直保存着,顾欢借皮影戏向藿璇求婚。顾欢的心意藿璇都看在眼里,她主动凑过去献上一吻。当晚,顾欢与藿璇穿着大红喜服在山中小屋成亲,并承诺彼此下辈子还要在一起。之后,藿家军的一个将领找到藿璇,想要劝她回军队,只是藿璇心意已决,冷脸赶走了那名将领。

凤囚凰剧照(顾欢霍璇大婚结为夫妇)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