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海上牧云记 第34集

More videos
   

第34集 – 苓鹤清违背祖训,牧云笙苏语凝即将订亲

 

苓羽烽乃是皇极经天派的先祖,他当年横渡过天拓海峡,去了瀚洲,从此之后便了无音讯。而在苓羽烽消失后,穆如天彤却不费吹灰之力打下了瀚州,但仗虽然打赢了,穆如天彤亦如同苓羽烽一样消失无踪。他临走之前曾留下一句话:当你举起屠刀之时,自己也必将死于刀下。虽然穆如氏将这句话当成祖训,但牧云栾却认为穆如天彤话中有话,苓羽烽必是与穆如天彤做了一笔不可见人的交易。

牧云栾想要查清当年的事情,让皇极经天派失信于天下人。苓鹤清身为大祭司,为了皇极经天派的名声,只好出言询问起牧云栾要求他做的事情。九州六族,于人族而言人形魅心之人最危险,牧云笙有牧云家的血脉,自然无法由苓鹤清来处理,但牧云栾要求苓鹤清在三日后的皇家酒宴上除去牧云笙身边的女魅。看着苓鹤清接过《星典》,应下此事。牧云栾放出话来,若是他三日后在酒宴上见不到苓鹤清的身影,他保证让皇极经天派在全天下人的心中名声全无,从此消失在九州内。

苓鹤清与其高徒来到先祖师的祭台,其徒弟想要问清牧云栾话中的意思,可苓鹤清却让他谨记本派戒律,其余都不要多问。待徒弟离开后,苓鹤清跪在祭台面前,向先祖致歉,为了皇极经天派着想,他只能违背祖训,使用秘术。话落,苓鹤清亲自划破自己的手腕,背后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魅影。

牧云笙与苏语凝的婚事已经定下,盼兮与牧云笙两人皆眉头紧锁,相对无言。与此同时,牧云勤决定于家宴之日将牧云笙与苏语凝的大订一同办了,群臣对于牧云笙的储君之位议论纷纷。寒山来到父亲穆如槊面前,说出寒江与苏语凝之间的渊源,希望穆如槊能够隐瞒苏语凝与牧云笙即将订亲的事情。觊觎未来的皇后乃是死罪,穆如槊让寒山不得胡言乱语,并下令对寒江严加看管。

寝宫中,苏语凝依旧拒绝试穿礼服,皇后一身华服来至苏语凝面前,让苏语凝认了命运,皇后之位乃是天下女人之首,多少女人对此梦寐以求。苏语凝不屑于皇后之位,她不求天下第一,只求日日暖心。这句话戳中了皇后内心最深处的痛苦,她命人掌嘴苏语凝,可苏语凝挨打过后依旧信念不改。皇后嘲讽起苏语凝的天真,日日暖心纵然再好,可无权势在身,也只能任人宰割。现若是苏语凝抗旨不遵,整个苏家都必须得死,何况如今连牧云笙都已认命,已无人能救得了她。苏语凝心中还挂念着寒江,她笃定这世间人还有一个人能够救得了她,给她温暖。

兰钰儿来到未平斋中,想一见牧云笙,却被虞心忌拦下。正当两人僵持不下之时,牧云笙走了出来。牧云笙接见了兰钰儿,兰钰儿将牧云德的话以及牧云栾准备对盼兮动手一事都一一告诉了牧云笙,牧云笙脸色凝重,让兰钰儿离开未平斋。待兰钰儿离开之后,牧云笙心中已有应对之策,他询问虞心忌是否有疯子做君王的前例。既然牧云栾已为他设下圈套,他正好可以借此摆脱自己心中难题。

穆如府中,牧云笙一脸欣喜来见寒江,告诉他两人即将能像以前一样做回朋友。寒江虽不解牧云笙话中之意,可还是真心将牧云笙当成朋友,想要见一见盼兮。一提到盼兮,牧云笙脸色瞬间低沉,他与寒江匆匆道声再见便回了未平斋。未平斋中,牧云笙隐瞒起自己的真心和计划,以言语故意伤了盼兮的心,让盼兮难过离去。明日宫宴危险重重,他决不能让盼兮涉险其中,如若他明天能够活着回来,他便会主动去找盼兮,两人过上真正神仙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次日,牧云栾在客栈之中遇到一脸忧愁的月漓。原来,牧云德当日并未真正杀死月漓。与此同时,寒江在穆如府中无意中听到苏语凝与牧云笙即将举行订亲礼一事。他在祠堂前想起先前自己在地洞中对苏语凝的誓言及苏语凝曾经说过的话,心中已下了某种决定。他趁着寒川不备之时,偷了他的战马,冲出穆如军的层层包围,往皇宫的方向赶去。

寒川恐穆如槊怪罪,准备带人继续向前追,却被前来的穆如夫人阻止。穆如家亏欠寒江甚多,这也是穆如夫人能为寒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寒川不满母亲对寒江的偏爱,可穆如夫人却坦言道若是寒川能做到寒江这样的地步,她自然也会偏心寒川。寒川心中不服,可穆如夫人命令已下,寒江也策马远去,他只能就此做罢。

皇宫中,吴如意奉皇后之命,以苏成章的性命逼迫苏语凝穿上礼服,可苏语凝却迟迟不肯穿,一直等待着寒江的到来。时辰将至,吴如意再三劝说,苏语凝不得已只好命人点起一根香,待香燃尽之时,她便不再等待,认命地穿上礼服。

偌大的宫殿中,苏语凝心中的希望一点一点被时间磨灭。与此同时,牧云栾已经到达皇宫,他十分期待今晚的这出好戏,他想让牧云勤亲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在自己面前争皇位的场面。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