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海上牧云记 第33集

More videos
   

第33集 – 牧云笙请辞太子一位,牧云栾收买苓鹤清

 

兰钰儿感谢牧云德陪她去买盐,牧云德却认为兰钰儿想多了,告诉她自己只是担心她买到的不是佳品而已,且他此次是有一件事情要交给兰钰儿去做。他希望兰钰儿能向牧云笙传话,宫中家宴能不去就不去,如果非去不可的话也一定不要喝酒,酒中已被下了能致人疯癫的秘术。一听到事情关乎牧云笙的安危,兰钰儿二话不说应下此事并替牧云笙感谢牧云德。这时,月漓在街上高呼不服二字,引起了牧云德的注意,牧云德见她一衣红装,不甘心屈服于命运,不由得心中一动,他不顾兰钰儿的阻拦,将月漓带回了马车之中。

未平斋内,牧云笙与盼兮共处林中,盼兮面色忧愁,始终还在记挂着指婚一事。她的老师曾经说过人心瞬息万变,世人时刻在做着选择,同样的问题,不同的时刻都会有不同的答案。即使她处在牧云笙的心中亦不懂得牧云笙真正的心意。盼兮的猜忌在牧云笙的眼中是胡思乱想,两人相互猜疑着对方的心意。见盼兮转身欲走,牧云笙十分不解两人现如今的处境。明明是担心,却被当作猜疑,明明是真情,却被当作假意。他的呢喃之语落入盼兮耳中,盼兮心中一软,再次走到了牧云笙的身边。为防止牧云笙没了秘术会遭遇到任何意外,她决定留到牧云笙大婚当天再走。

牧云笙郑重地将自己的心意向盼兮道出,他这辈子只认准了盼兮一人,不管两人以后如何跌宕,未来如何运转,盼兮对他有心无心,他都会把自己的心给她。只要盼兮呼唤他的名字,他便会留在盼兮的身边。诺言一旦说出口便不会轻易更改,牧云笙恳求盼兮不要再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中,若是她再次消失,他便会寻遍九州去找她。牧云笙的一番真心话令盼兮心中感动,可盼兮依旧介怀于太子指婚一事,牧云笙向她承诺,他会请求牧云勤撤销指婚旨意。若是硬要迎娶苏语凝,他宁可不当这个太子,他的未来甚至他的全世界只需要有盼兮一人即可。

九州客栈,牧云德按照牧云栾的要求为他取来《星典》,《星典》乃是一本至高无上的秘典,记裁着皇级经天术的奥秘,牧云栾决定将它送给一位故人,让故人助他对付牧云笙身边的魅灵。牧云德对故人的身份倍感好奇,牧云栾只称他之所以能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此故人,他并未透露故人的身份,反倒询问起牧云德带月漓进客栈一事。牧云德本想将月漓的身份隐瞒过去,可牧云栾却召来兰钰儿质问,证实了月漓的身份。月漓留在他身边的消息一旦被传出,牧云栾的名声将会受损,纵然牧云德对月漓百般维护,可牧云栾依旧强行要求牧云德解决掉月漓,来个死无对证。女人与伟业相比,就如同鸿毛与重石般轻重,牧云德见维护月漓不成,只好手持长剑来到了月漓面前。

次日,天启城皇宫。牧云勤见皇后正在雨中等他,立马上前为她暖手,言语之间满是疼爱。皇后心中一颤,她已有许久未曾享受过如此恩宠,她想要向牧云勤表明自己并非是银容。可牧云勤却脸色突变,让皇后不要时不时地提醒自己。两人心内清如明镜,表面却一同上演着这场戏码,一个将对方当成自己心爱之人,一个甘愿为对方以他人的身份存活。这时,牧云笙前来,皇后行礼退下。牧云笙请求牧云勤能取消他与苏语凝的婚事,牧云勤却不肯同意,并以苏语凝的性命相威胁。皇家亲事从来都不是儿女私情,既然苏语凝命中注定是皇后星命,她便非嫁给牧云笙不可。

牧云笙自请辞去太子一位,希望牧云勤能放自己悠游一生,自在快乐。牧云勤却不肯同意,现如今全宫上下都知道牧云笙身边有魅灵一事,他认为制服牧云笙心中邪念最好的办法便是给他加上责任。只有关心众生的喜怒哀乐,为他人的快乐而快乐,牧云笙的心魔才会永远消失。即便牧云笙不为众生考虑,牧云勤依旧有办法压制牧云笙,苏语凝与寒江的性命便是牧云笙的死穴。牧云笙不解牧云勤为何要如此逼迫他,他若不做储君,他在意之人就必须死。父子两人不欢而散。待牧云笙负气离开后,牧云勤向虞心忌吐露心中所想,若是牧云笙不能成为帝王,他就一定会被宫中的虎狼咬死,为了牧云笙的安危,他只能自私地拿天下来换儿子的平安。

观星阁中,牧云栾擅自闯进,与苓鹤清道出了当年的事迹。当年若非苓鹤清在先皇的面前说牧云栾星命不适合治理天下,他也不会从太子沦为废太子。苓鹤清心中问心无愧,他只称自己从来不会对人有好恶,他的心中只有天上的星象,世人的好坏与对错只有星象才能够验证,星象才是唯一的真理。牧云栾提起星轨停止一事,言语中对苓鹤清多加讽刺,没有了星轨的观星阁就什么都不是。话落,他将自己手中的《星典》亮出,苓鹤清与其高徒见到《星典》皆眼前一亮,可牧云栾却要求苓鹤清利用秘术为自己办一件事情。

秘术乃是皇极经天派的大忌,苓鹤清不肯答应,称自己并不会秘术。牧云栾对当年所有的一切都心知肚明,他向苓鹤清提起了苓羽烽这个名字,令苓鹤清脸色大变。

Facebook Comments
Category: China Drama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